他乡樗木

樗,chu二声。一种树。

今天去bw
剛進展一個超可愛的小哪吒揹著乾坤圈屁顛屁顛走掉,然後展子里便再也碰不到什麼小哪吒了。
哇好後悔嗚嗚嗚嗚嗚
為什麼,為什麼…
我當時為什麼沒有衝上去集郵鴨……

emmm大家好我集訓回來了
p1,2是體型梗,我jio得大哪吒小哪吒都他媽好。無敵好。
p3非常ooc,異常ooc,系腦補滴餅餅入魔狀態…輕噴…

一圖約稿。(圖不可用)
50r一張全彩齊胸大頭。兩天內交貨。

你的孤獨不是花園,它什麼也不是

有天我躲在教室雜物間里看人體書,教室內講課聲伴著擴音器催人入睡的奇幻質感透過窗簾窗戶傳入耳蝸,而教室外滂沱大雨,臭水溝蚊蠅雜生。我當時就覺得,一種糟糕的天氣糟糕的環境和一種人聲鼎沸舒適的人間仙境,一個被人遺忘的人和一群理所當然漠視的人,所有這些東西僅需要一面牆,就可以完完全全分隔了,真是不可思議。

而可以區分的東西有很多,很多,比如說一個地區,一种衣著,一枚徽章,一個眼神。當我們開始認識世界時辨別和挑選邊自然而然地在每個人的身上紮根,生長。我們辨別有趣或無趣,麪包與汽車,新歡與舊愛…辨別紅黃藍,深紅,土黃,普藍,鈷藍,深紫,淺紫,直到完全沒有色相,叫不出名字的灰。

有些東西就是這樣沒什麽辨識度的,它們是灰色的,還是沒有顏色的呢?這並不重要,因為瞭解這些對人們沒什麼好處,也沒什麽壞處。


這次是真的小差。
後邊是我的畫。

自古紅藍出cp!!!!!
我jio的沒時間畫了,先這樣吧
有緣再填

不可以和鎂鋁爽約!

一些沒什麽技術含量的摸魚。
我永遠愛小哪吒。